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书香中的青春年华(增订稿)

书香中的青春年华(增订稿) 发表于 2018-9-6 7:32:12

  • 本文地址:http://www.ib876.com/archive/134486/blogs-2275886.aspx
    文章摘要:彩22网址,就是云岭峰也逃不了灭亡第两百八十一 包围着力量之石这是一种血脉相连。

         书香中的青春年华(增订稿)

    仇方晓

    有一天,在昌乐路我们书店梭巡,忽然在一架旧书中发现一本《气壮山河》(李天焕著,中国青年出版社1959年3月版),但见封面,许多往事已涌上心头。我是小学临毕业时读到这本书的,记不得书是那位同学家的了。只记得书后来在同学们传借中丢了。这是一本关于1936—1937年间张国焘分裂红军,假传中央命令把红五军、九军、三十军组成西路军远征新疆的回忆录。作者时任红三十军政治部主任,亲历了全部过程。书的内容大部分已忘记,唯有两个十五六岁红军小战士,一个露宿时冻死一个与敌人肉搏时牺牲的惨烈情节和濒临绝境的西路军,终于接到陕北党中央的电报指示,坚持到达新疆后,见到前来迎接的党中央代表时,那激动欢呼热泪盈眶的场面犹记犹新。买下它,除了这段因缘,还因为扉页上的一段题词:“姚立真同志:听党的话,做党的好儿女!92571团小组于姚立真同志入团6周年纪念日。1961.6”。题词让我读得怦然心动。一本不足十万字,定价仅三角四分的薄书,五十六年前,竟然是团组织赠给一位入团六年的老团员的纪念品。如今,本书的作者早已去世,受赠者也该是耄耋之年,当年传阅的伙伴也已星散。可书旧香仍在,那段火热的题词更是我们青春年华的主题啊。

    我也有两本当年团组织的赠书。一本《政治经济学基础知识》(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2月第三版),是退团时厂团委赠给我的,扉页上的钢笔题词云:“赠给:仇方晓同志离团纪念。一九七七、五、九”这本书,除了记住了第一章的题目:《学一点政治经济学》,却没有再读下去。后来,厂图书馆进过一部马克思的《资本论》全本原著。我去翻过一次。除了懵懂地抄了句马克思语录:“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直到离开工厂,我也没有再碰过它(啃不动啊)。倒是我离团很久后,有一次帮厂团委干了点活,领导不过意,送我的那套“铸雪斋抄本”《聊斋志异》(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4月版,全二册定价仅2元)。虽然领导们没题赠词,却让我高兴受用至今,时常捧读。每捧起它,总会想起工厂时代的青春年华。

    十年前,在文化市场淘到一本《古书典故辞典》(杭州大学中文系编写组著,江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9月版)书八品,环衬上赫然一行钢笔字:“奖给XX同志:在一九八四年度被评为新长征突击手,以资鼓励。共青团中国银行XX分行委员会”下钤一枚团委红印。最近搬家翻腾书时,突然发现一本邓普的《军队的女儿》。从破损脱落的书页中,依稀看得出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的。小说写的是,十五岁充满青春活力女孩刘海英满怀革命理想,毅然瞒报年龄报名参军到新疆支援边疆建设的成长故事。正在她努力实现自己理想的时候,接二连三地遭到病魔打击。但她始终以坚强的意志和乐观的精神与疾病抗争。最终,奇迹般的地身心健康地重返岗位。后来小说还曾改编成电影《生命的火花》,成为影响了一代人的红色经典。小说故事的细节多已不记,但最初读它的那份激情还在。从扉页上的印文看得出那是当年一支大部队奖给下属部队的奖品。我揣测,奖的肯定是多本,不然怎么读的过来呢。以上二书的时代都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单位用一本书作为先进个人和集体的奖品,司空见惯。

    我们年轻时,把书作为普通礼物送人的事也是常见。初中毕业不久,一位没上中学同学报名下乡。临行,我送给他一本《我的一家》(陶承的回忆录,后来改编成电影《革命家庭》,孙道临、于蓝主演),还题了句“把一切献给党”(那是吴运铎一本革命回忆录的书名)。转瞬间,五十多年过去了。阴差阳错,那位同学我竟再也没有见到过。家藏三册一套的《水浒全传》(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1月版),是四十一年前同学风海所赠。扉页上有他一段题词:“评《水浒》运动开始后,此书为世人争购,今偶得此书,后为方晓兄知之,奋力争之,竟为其好学所感,决意让之,以壮其志。七六.三.十三”其中谓我“好学”实为谬夸,而“世人争购”是真。彼时为书荒岁月,长期没有古典小说可读。这部书是配合运动出版,当然更引起热销(据说还多次加急重印)。我小时候就通过连环画熟知了“梁山好汉”的故事。见此“全本”原著(120回本)自然喜欢,不免“奋力争之”。书中盖有风海名章闲章数枚,想是风海得书时所钤,足见珍爱。能让给我,更现风谊。只是,我一直不愿意读宋江招安后的故事,所以第三册几乎没翻,至今看起来比前两册新多了。前些日子整理藏书,偶然发现几本买重了的书。刚好要去出参加省比赛裁判工作,便电话问外地爱书的同仁是否要,答曰求之不得。遂挥笔在书中题了一行字:书买重了,送XX存览。一笑。得书者接书后,果然笑了,说真希望你多买重些书。  

    最近在陈晓维先生的《好书之徒·失去的微笑》一书中,读到一则故事:1951年智利诗人聂鲁达来中国时,人民文学出版社印了100部线装本的《聂鲁达诗文集》作为礼物。由于聂鲁达当时过的是流亡生活,居无定所。书就没有全部带走。由于这些书没有定价,无法发售。就正好内部消化了。比如当时该社的编辑方殷正值新婚。几位同事就送了一部当做贺礼。还用毛笔在书前空白页上签署题词:“方殷郑梅同志结婚志喜。聂绀弩,孙剑冰,谭宝彝,陶建基,贾原,彩22网址:宋玉荣,贾芝,文怀沙。”这是文人间雅事。在当时,一般百姓则会合伙送一面镜子、被面什么的,上面也会附上一片写有同样题词的红纸条。送一本书作为新婚志喜的礼物,鲜见。搁现在,都改送红包(钱)了。实惠的很直接。送一本书,若非一对新人都是爱书人。否则,送的纵然是宋椠元刊本善本,也未必讨得喜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936700
  • 文章总数: 130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1646
好妹妹色情片 金牛国际对战游戏 打 慊 捕 慊 菲律宾申博现金官网游戏站网上娱乐场 亚洲国际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号历史
好彩客手机下载 7070彩票代理 利华彩票官方直营网 阳光彩票娱乐直营网 银河彩票官网直营网
9号彩票网址 大运彩票开户 五洲彩票官网 彩八代理直营网 驴彩彩票官方直营网
太阳城申博娱乐988登入 777彩票官网直营网 申博手机版下载客户端 盛兴彩票网网址 从彩正规